如果可以死
avatar
Vpt
四月 15, 2020

如果我可以死,在暖风拂动春意的此夜,像不久前白昼在我眼前,被漆夜一点点残忍吞噬掉一样,旋律扭曲在耳梁回环肆无忌惮,月光折射在琉璃间碎散,然后我蒙上眼眸,等候死亡。

所谓理想 梦想 幻想 被折叠起来统统丢进无人问津的垃圾箱,不再有敷衍了事的怂恿和欺骗,没人会去为难一个于世无害的濒死之人。我可以在难得平静中,披上夹克,一个人彳亍在霓虹笼罩里感受深夜城市的明明灭灭。

拒绝掉虚假的挽留,真诚的悲痛,义无反顾,歇斯底里地把我乏善可陈的人生葬送。或者隐匿着的太阳也会为此而莞尔。不再有一个人总是无耻地汲取他的光芒,却诅咒他死亡。

不再教室里对着黄昏白驹过隙,亦不复划着屏幕,空虚漫长。是该服一粒安眠药,还是泡杯咖啡,尝试去深味死前的恐惧?有人说,人会用弥留之际的时间去回忆,让过往用最精挑细选的方式去再次绽放。可无论如何,故事总会短暂,至如今,更只不过电石火花,那为何还要回忆,他们说,除了回忆还能作何?我无言以对,死前大致人会变得一样,都想再眯紧眼睛,试图多看一眼世界,可眼睛疲惫地一旦松绑,就没有了睁开的力量。

世界会把我遗忘,化作尘土,飞扬,飞扬,终不过洒落一地沉默。

如果我可以死,爱因斯坦却用冷峻的表情告诉我,你的假设不成立。

毕竟我其实不想死,死亡是一种华丽丽的漆暗,当你不想尝试时,化作遥远的狂想,总归虚妄。大致就像那个日本老头村上春树所铺张的那般意境,“我几次朝夜幕伸出手去,指尖毫无所触,那小小的光点总是同指尖保持着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”

我是怕死的,具体说畏惧死亡的过程,而不是结果。无论是鲜血淋漓艳红,还是五官扭曲动容。我想,我唯一能接受的死法是去荷兰的医院享受安乐死。但我想如果我必须死,我也是永远到达不了那里。

如果必须死,无法回避,我想我便再也不会心怀顾忌地去向说出心声了,我可以埋藏在心里的语句在在乎的人前点燃,让硝烟迷离我们的双眼,最后欢畅地死去,不是离别。因为一个注定将尘逝的人,是刀枪不入,死亡最惹人爱恨交织的也正是此。

我会在乍暖还寒的季节,在还夹着些丝冷冽的海浪里游泳,好奇是我是否将于临死前从旱鸭子变成飞鱼,这是出挺有意思的游戏,原来,生命在死亡面前抵不过一场游戏。 世界变成一个万花筒,而我想要葬身其中。 可终归也就是说说而已,我还没有活够,我只是在想象一种死亡的氛围。

如果我会死,我会走在无人的街道,望着朝阳,去猜测夕阳,去牵着月亮的柔荑,感受着夜的芬芳,彩虹环绕着溅射泉花。在各种幻觉的冲击之中,笑着死去。

可事实是我一点死的觉悟都没有,因为这只是对于死生话题的一点感想。

我需要我活着,如果我不得不死,请让我,告诉我自己。

可,这都是如果。

好吧,这只是我太久没写点东西,不甘词汇量明显单薄事实后的产物。练笔之作,如斯而已,好了,死亡时间到 我投笔从容。

评论